马云担任阿里巴巴集团掌门人14年之久,据他及他身边的人表述是不爱钱财,这一点他人是无从验证了。不过,马云极度迷恋于对阿里巴巴的影响力和掌控力,则是尽人皆知的事情。马云此次卸任CEO,着实令人有些吃惊,之前刚传出马云要退休,刚刚辟谣完毕,事情就有了实质性进展。不过仔细想来,这件事也仍属情理之中。马云即将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的内部邮件公布之后,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几天前的阿里巴巴大幅调整架构,改7大事业群为25个事业部。本次阿里组织架构调整的另一个目的浮出水面,即借架构调整之机,为马云顺利辞任CEO做好人事布局。过去14年发生的一些大事,同雅虎的恩怨离别,淘宝网的成立及发展壮大,B2B的上市及退市,天猫的崛起,阿里巴巴的整体发展壮大,再到整个阿里生态系统的建设,马云本人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不可替代。在此过程中马云为自己也建立起一种不容置疑的领导权,神化了的价值观偶像作用。当然,这也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这几年接踵而至的负面事件如支付宝转移、淘宝围城等,使得马云的个人信誉也有一定透支。未来两年对阿里巴巴来说非常关键,不但要建成阿里巴巴的电商生态系统,还要拉高估值,在冲击IPO时势头上压过京东,还要时刻提防对手的逆袭。对阿里巴巴来说,未来两年,随着发展形势和竞争的需要,有些业务的剧烈调整在所难免,调整的结果就是必然会有相关利益方受损,而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有可能再闹出一些公共事件。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在B2B爆出欺诈和虚假交易丑闻之后,马云可以力斩卫哲以正本清源,在聚划算腐败成灾引起关注之后,可以用牺牲阎利珉来清理门户。之后阿里巴巴再出问题,不知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因此,马云选择了以退为进。若论现在马云对阿里巴巴的控制力,同大股东软银长期保持的良好关系,此时可能是7年来马云在阿里巴巴集团中的权力顶峰,他可以撤换并安排任意一个岗位,不会被手下的各方小股势力掣肘,这使得马云具备了担任“隐形君主”的实力,他本人也有这个现实需要。辞任CEO,马云仍能最大程度掌控阿里巴巴集团,而由他挑选出的继任人选,则必将不折不扣贯彻其意志,并承担潜在的,不期而至的行政责任,为某些不良后果负责。可以这么说,马云辞任CEO之后,在整个阿里巴巴的权力体系中仍处于最顶端,却比兼任CEO时更可立于不败之地。当然,14年来风雨兼程一路走过的兄弟们,是马云需要照顾的。有理由相信,在本次阿里巴巴大规模架构调整之前,其辞任CEO的决策就已做出,将CEO的权力弱化,更有利于马云在卸任后更好地实施掌控,不危及到自己的权威。此外,调整架构变7大事业群为25个事业部,业务线拉长了许多,位子多了许多,难保不出什么问题。在暗中做好相关人事布局之后全身而退,对马云来说是个明智的选择。

和任志强互动玩社会化营销,华为这次动静不小!

近来微信又发布了一个小更新版本,眼瞅着5.0就快要来了。传说5.0中会加入支付功能,很好,微信不是慈善工具,也是要赚银子的。但从用户使用角度而言,我个人以为,微信还是要正视“信息过载”这样的问题。这直接关系到微信最深层的一个东西:究竟是推送工具还是索取工具?本文所谈及的微信版本是安卓4.5.1,我个人很少用iOS上的微信,两者有一些局部的区别。而且,根据易观的说法,iPhone在中国只有6%的市场占有,主要高密度集中于北上广这类一线城市。作为立志要覆盖到所有中国智能手机的微信,我以为安卓是更需要关注的。微信的功能目前来看,主要是三大块半:点对点通讯(人际传播)、群聊(群体传播)、公众账号(人际、群体、大众三传播都有),附带有一个可卸的朋友圈。点对点通讯这个部分,微信做得很不错,往后应该是向稳定性深化,以及出于国情而应付的运营商差使。重点来说说群和公众账号。这两个部分,微信还是有一些功课要做的。首先要承认的是,微信在设计之初,是意识到“信息过载”问题的,故而微信建群,只有40人的指标。不过微信留有后门,经过一些手续(比如和微信的人打招呼),你可以建成百人的群。但40人的群,真要聊起来,信息也是爆炸式的。我认识一个朋友,是一个非常热衷于“群聊”的人,建了不少群。他对群的运维也颇有一些自己的心得,建议点击这里去参观学习。不过我不太同意他所谓群是解决信息过载最好的工具这一说法,我加入了不少群,信息过载得不得了。信息过载有一种具体表现形式:见到红字就想消除。比如有些人见不得appstore上那个红字,赶紧更新app(其实自个儿也不知道新app究竟有啥好)。微信群也会出红字。安卓上的微信可以设置关闭声音震动提醒,但关不了手机上的灯光显示和那个红字——这类提示本身就是信息,对这类信息的烦躁,被称为AIDS,anti information deficiency syndrome,不是所有人都有,但不少人有。顺便提及一句,GR之死很大一块是因为信息过载。在一段时间不使用GR后,它会有一个1000+的提示:超过1000篇未看(视你订阅源数量而定,549这个数字也不轻松)。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患有AIDS的人,一开始会尽力去消除它避免它,时间长了,结局一定是:放弃GR。很多人以为GR是一个消除信息过载的工具,但其实没有认识到那个1000+也是一种信息。GR的本质是推送,而不是索取。我这位朋友在他的文章里写了不少关于群规的东西,很值得学习。我混迹在他创建的一个群里,老实讲,还是会发现突破群规的状况。这没有办法,人总是有不守规矩的时候。不过他创建的群,比我参加的各种其它群而言,已经好多了。群是一种社交工具,社交这个事,和人性有关。比如加入一个群后,由于面子的原因,不好意思退出。我个人的体验是至今未看到有什么人退出一个群,虽然我留心观察过有的人一直没有发过言。我私下揣测,这家伙大概一肚子火却又发作不得吧。加入群这个行为,微信就值得去考虑改善一下。我从未主动加入过一个群,都是被人拎进去的。被人拎进去倒没什么,但至少要我confirm一下吧?很奇怪,微信没有这个环节。也许微信以为40人的小群没什么,但似乎它没有意识到:1、40人聊起来也很壮观;2、若干个40人群合起来就更壮观了。群需要考虑这些人在社交上的行为。三个功能我以为是很迫切的:被加入群需要我同意、彻底屏蔽掉某群信息除非自己跑进去看(所谓彻底屏蔽就是亮灯和红字都没有)、悄悄地没有任何信息展示地退出一个群。我曾经写过一句话:不装逼,无社交。反过来说,社交社交,本身就是表演的舞台。群需要考虑使用者毫无破绽地表演或者不表演。群有主动索取信息的时候,比如在一个群里喊一句:那谁谁谁有人知道ta的联系方式吗?但群更多时候是信息推送(40人群有39个人可以向你推送各种各样的东西)。点对点通讯也有推送的时候(对方发起),但一般如果你不理会人际传播就不会再继续下去。群可是你推送一下我推送一下,不理会是不可能阻止这个群上的红字越来越大的。一说到公众账号,很多人的反应就是“自媒体”,这说明公众账号至少在舆论认知上走了弯道。公众账号对微信的本意来说,就应该不太想搞成媒体战场,不然何必从一开始可以一日三更改成今天的一日一更?还是怕自媒体泛滥,骚扰到用户。自媒体这个东西我一点不否认的是:不太以为然。因为自媒体的本质是推送。自打有互联网以来,推送信息这个事一直有人在做——比如相当古老的电子邮件列表。随着信息越来越多推送信息变得越来越让人烦。站在张小龙或马化腾的立场上想问题,我觉得再搞一个推送工具没啥意义。这个信息世界,信息生产永远不是最核心的问题,每一秒钟都会有人生产信息,哪怕无名无利。我曾经写道,微信公众平台后台是相当烂的,要不是我批过“没有之一”四个字,我非常想写成后台之烂,没有之一。但我其实充分理解如此烂的后台。搞成一个非常优秀的CMS,意义并不大。微信之路,不是媒体之路,就像微博之路,不是社交之路一样。公众账号自媒体这一部分,在用户手机端,就应该合并同类项,把一堆的信息推送全扔一个模块里去,而不是今天和群聊、点对点通讯并列。我个人以为更好的(有可能是更激进的)做法是都不和群聊点对点通讯出现在同一个页面上。因为这个功能其实和社交无关。但我不是认为公众账号的后台全无修改必要。比如和订阅者互动的这一部分。后台保留的信息非常少,而且不能搜索。订阅者本身也不能搜索。这些都不太利于互动。我觉得一个公众账号应该满足的是订阅者发起一个信息索求,公号再去满足。(利用开发模式,是可以做到的,但需要做一些编程的工作,我见到了一个音频类自媒体就是这么做的,非常棒)让人们免于(或者说尽可能免于)信息骚扰的方式有二:精准推送或者主动索取。精准推送需要做相当大量的技术工作,不仅要挖掘出用户是谁,还要挖掘出用户现时现地需要什么。也许微信未来会做这个事,但就算要做相当长线相当后台的事。但信息索取这一部分,很大一块和用户界面有关。微信公众账号里有一个“微生活会员卡”,隐藏得比较深。进入后可以发现一堆的本地化服务和商家,有不少打折信息或优惠活动,属于非自媒体性质的公众账号。文头我说微信如果出支付是不错的,大抵就和这个有关。Invoke Live在10年时调研过一批Facebook和Twitter用户,发现他们关注商家最重要的原因是“抱怨能够得到回馈”,排名第二的原因是想得到“优惠和折扣”。前者属于“信息索取”,后者属于“信息推送”(因为用户主动关注,因此属于较为精准的信息推送)。微信应该重视这个研究,并将本地化服务和商家在设计上向前推上一推。营销业者对于互联网产品运维者而言,是很微妙的一群人。产品上没有营销业者参与感觉距离商业化很远,水至清则无鱼。但太多太滥,产品就会毁掉。从BBS营销到博客营销到SNS营销到微博营销,概莫如此。因为营销业者的主要思考出发点是“推送信息”,索取信息那是客服的事。再怎么鼓吹精准的营销业者都不会放弃信息的广播式扩散。微信需要更多地站在消费者层面去考虑信息索取和较为精准的信息推送。至于自媒体,还是那句话:搂草打兔子吧,有那么一帮人帮着说说微信也不坏,比如这篇,哈!微信有些设计,是让人能觉察到他们对“提示信息”本身造成信息过载的重视的。比如朋友圈就有个开关能关闭朋友更新照片时的红点提示。这里的核心问题就是“推送和索取”。想要成为移动领域中的核心节点,无论是I/O也好,LiteApp也好,先要降低噪音。作为一个贴身的移动工具,谁都受不了广播式的信息轰炸。尽可能地限制这种行为,加大或易于主动索取,才是微信非常需要重视的根本产品逻辑。

另一则,则是人家美国公司的平台已做到10亿设备量级了。今天,谷歌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正式对外宣布,目前每天被激活的Android设备数量已经达到了150万部。无论如何,谷歌公司在今年年底之前很有希望看到被激活的Android设备数量达到十亿大关。同时,拉里·佩奇正式宣布Android用户从Google Play应用商店下载应用程序的次数已经达到500亿次。以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今年年底之前,这个数字将会达到1000亿次。不过,谷歌发布的最新一季财报显示,谷歌第二季度营收和利润均不及华尔街分析师平均预期。根据财报,谷歌桌面搜索业务增长继续放缓,广告价格也在滑坡。与此同时,这家搜索巨头的移动广告业务同样不见好转,不能从移动设备上赚更多钱。谷歌此前对其广告平台AdWords做出了迄今最大的改动。新的项目被称为“增强型广告平台”(enhanced campaign)。这套广告平台让广告商更容易与移动用户建立联系,同时也意味着移动广告的价格将上涨。不过,谷歌表示,这个增强型广告平台尚处于早期阶段,其效果可能要在一年以后才能显现出来。好在谷歌的另一项重要指标——广告点击次数,在第二季度同比增长23%,这一定程度上得益于移动端流量上升。

在谈完狼性文化之后,李彦宏终于做了一件“狼性”的事。百度投资金山网络这个故事,用不恰当的战例作比,叫“援朝抗美”或者“围魏救赵”;用文雅一点的典故作比,叫“釜底抽薪”;用意识流作比,叫“隔山打牛”。其实不管叫什么,百度这种带有极强攻击性的防守之举,都是“狼性”的注脚。百度与金山的姻缘,最重要的不是两者相爱,而是两者有共同的恨。从现在开始,在Anti-360这个维度上,百度、金山、腾讯BJT“复仇者联盟”已经组团完毕,在未来的相当长时间里,将一路打怪、升级、相互照应。而360,虽然也在合纵,但一直都是以“堂吉诃德”独行侠的形象示人。所以,围猎要开始了?自1月第二周开始,百度投资金山网络的,各路媒体演绎了各种版本,百度腾讯默不作声,金山发了一个,360则放了一些。 从我的消息源,大致做如下的梳理,信不信由你:    到底是多少呢?我们可以算一笔账。根据2011年Q2金山软件财报,腾讯和经纬创投以1860万美元购得金山1.204亿股优先股。腾讯和经纬在金山网络的占股大致为11.4%。百度进场后的占股,可以照这个逻辑往下考虑,但是可以肯定,和腾讯一样,百度也不会是金山网络第一大股东。    我注意到这次媒体的各种报道开始讲很多业务层面的安排,都是扯淡。投资是投资,业务是业务,在投资尚未落定的时候,双方不可能涉及业务层面的细节安排,而仅仅是资本层面的接洽。    3、和腾讯注资金山软件、金山网络不一样的是,此次百度与金山的资本合作仅限于金山网络,    4、此次投资并不如外界渲染的那样玄乎,   由于涉及的公司、机构较多,且百度和金山素有基情,所以此次投资的运作口风很难完全把紧,所以才有了各种传闻版本,也就有了雷董签发的公告。    5、在腾讯入股金山网络1年多之后,百度的入场,肯定会给腾讯当时的注资较大的溢价空间。所以,从金山网络的业绩来看,2012年的用户增长为50%,业绩增长100%。腾讯和百度应该都能从财务上获得回报,当然它们肯定并不care。关于BJT组合,外界有很多评点,有几家投行还支了不少招,归纳起来,无非就是:1、金山网络提供技术,百度出资源,搞安全;2、扶植毒霸、手机毒霸,拖住360后院,还是搞安全;3、搜索植入合作,对抗360安全搜索,还是搞安全。对于这些招,错是没错,但有点审美疲劳了。我得到的消息是,我想提醒的是,我们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最初的起点。BJT组合能走到一起,也许各有各的算盘,但有一个共同的利益诉求:狙击360的发展!如果是几年前,360的罩门可能在安全,安全可以拖住它。而到现在,安全之战已经结束了,至少PC市场是这样。360的垄断地位很难撼动,金山、腾讯蚕食的份额越多,马太效应产生的阻力就越大。换句话说,其实不管是腾讯、百度,还是360,到了现在的当量,你已经很难找到一招毙命的所谓罩门。要说核心,毫无疑问是浏览器,浏览器是360的龙脉——其几乎所有关于商业模式的想象空间都源自于此,支撑其一夜之间拿下10%搜索份额的发动机也在此。所以,BJT唯一的机会是,在拖住安全的同时,抢浏览器,而且要快。留给BJT的时间不多了,最多2-3年,一旦360在搜索品牌上建立新的护城河,它对渠道的依赖就会降低,到时候再抢,为时已晚。     其实“安全+浏览器”的思路大家都明白,问题是如何抢?很明显,百度和腾讯都有纠结——两者都在做浏览器,而他们共同投资的金山网络也在做。在我看来,1、腾讯做客户端的模式是,把拥有强交互的IM人气引入到二级、三级客户端上。这种模式对社交型、身份型的产品尤其有效,比如QQ空间、微信,但对工具型,尤其是浏览器这种长尾交互极多、极复杂的产品,效果不大,搜索也如此。说白了,浏览器不是腾讯的菜。2、腾讯做浏览器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当时别说360的老周还在做3721,连傲游这种骨灰级产品还叫MyIE。中间已经换了无数拨团队,连名字都改了好几次。一个读了12年书的学生还在读小学一年级,不如干脆辍学,当个放牛娃也好。3、百度呢?这一款现在是孙云丰在负责。李彦宏在“狼性”那封邮件里提过要加大浏览器业务投入,这没问题,但如果浏览器真的是钱能砸出来的,那腾讯早就把360打得趴下了。百度的问题在于,它缺乏出类拔萃的产品经理,且缺乏孵化浏览器这种“大”客户端产品的土壤。早年我甚至曾听闻一个八卦:百度浏览器曾经一段时间有两名产品经理,相互平级,各做各的思路。    再退一步问:百度和腾讯真的一定要自己做浏览器么?其实对于不会涉足搜索市场的金山网络来说,其猎豹浏览器份额越大,百度在搜索市场的份额回流就越大。1、BJT组合在浏览器市场的敌人不见得是360,和被瓜分完毕的安全市场不同,浏览器还有个软柿子可以捏,并且这个软柿子的份额不小,差不多一半。这是前提。我得到的数据是,猎豹从0到300万日活跃,用了100天,从300万到500万,用了50天。我甚至得到一个不确定的消息,猎豹活跃用户已超傲游。承接了小米的气质,除了Chrome和Firefox,猎豹是唯一有粉丝群体浏览器,并不是一款典型的渠道驱动型产品。雷军说傅盛是国内最懂客户端的几个产品经理之一,这或许是最重要的一条。很多人可能很疑惑,就算百度愿意扶植金山,它并没有腾讯那样可捆绑带量的渠道,爱莫能助?未必。继续支招如下:1、百度有强大的联盟,管道已经铺设了多年,至于往哪儿引流,很简单。2、百度和360相比,其贴吧、知道、百科等核心产品是最重要的护城河,如果和猎豹打通,能量不小。3、“框”计算中APP部分可以打通。最后再啰嗦几句:百度手里有几十亿美金(加可变现投资),投资个金山网络如九牛一毛,完全可以在用少量钱扶植金山之外,再考虑一些别的客户端产品。未来的互联网,没有客户端,即便守得住,也打不出去。

分类:salon36沙龙国际官网

时间:2016-07-03 04:09:08